当前位置:首页 >教师频道>教学沙龙>笔随心动 >详细内容

笔随心动

给学生留点空白(原创)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1-04 浏览次数: 【字体:

给学生留点空白

镜湖校区  潘晓仙

著名作家马克·吐温有一次在教堂里听牧师演讲。最初,他觉得牧师讲得很使人感动,就准备捐款,并掏出自己所有的钱。过了十分钟后,牧师还没有讲完,他有些不耐烦了,决定只捐一些零钱;又过了十分钟,牧师还没有讲完,他于是决定一分钱也不捐。到牧师终于结束了长篇的演讲开始募捐时,马克•吐温由于气愤,不仅未捐钱,相反,还从盘子里偷了两元钱。

马克•吐温为什么最后会气愤,不仅没有捐钱,反而偷钱呢?显然是因为牧师讲的时间太久了!牧师的话无论如何动听与感人,但如果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唠叨个不停,仿佛一下子要把人的耳朵灌满似的,再耐心的人也会心生厌烦!这种现象被心理学家称之为“超限效应”。

联系我的教学实际,我在反思自己有些时候也在犯类似牧师的错误。

比如这学期刚接手的四(1)班,有个陈XX同学,人长得比较聪明,成绩也还可以,开学时每次见到我都很有礼貌的和我打招呼,我很喜欢这孩子。可是没多久这个同学就因为没戴红领巾使班级被提示,我想毕竟是刚从三年级过来的,偶尔忘记也难免,所以我也没批评他。可是没过两天他又忘戴小黄帽,我们班收到了第二张提示单。我虽然有点生气,但还是原谅他了。没想到第二天,他还是忘戴校徽了。这让我对他的好感大打折扣,因为他的忘戴红领巾、校徽等,害得班级经常收到“黄牌警告”。于是我很生气,在班上狠狠的批评了他。他也似乎知道自己错了,有段时间能自觉的佩戴好红领巾、校徽和小黄帽了。可是没过多久班上又有另一个黄XX忘戴校徽了,我气不打一处来,上课在批评黄XX同学时,我也情不自禁的捎带上批评陈XX同学。那次批评后,陈XX同学好像离我远了点。有时我发现他是故意在躲着我。这让我更加对他“有看法”了。所以一看到他有什么“不好的苗头”我少不了严肃的批评他。我自己以为这样“不辞辛苦”、“苦口婆心”地教育他,能让他长长记性!没想到,事与愿违,孩子看到我,总是避着,没像以前那样热情了,成绩也在慢慢下滑,上课的纪律也日渐松散。我在反思,我对他的教育肯定出问题了。

于是我去孩子家家访,通过和家长的沟通了解到我的多次批评使孩子的心理已由最初对错误行为的内疚感发展到对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批评的愤怒!他不是愤怒我不该批评他的错误,甚至在我前两次批评他时他还曾下定决心以后好好表现,让我不再为他生气了!可是我还是不依不饶的批评他,在浑然不觉中,让他觉得我不信任他,我根本不是帮他改进错误,而是一直找他的茬。我在他心目中是一个十足的无法容忍任何错误的“骂人精”。

我想如果孩子第一次犯错时我就能好好教育,那就会避免出现第二次、第N次的错了。如果我不是“纠缠不休”的批评他,孩子也不会对我有敌对的情绪。

可见,教师在任何方面都应该注意“度”,如果“过度”就会产生“超限效应”,如果“不及”又达不到既定目的。因此,我们一定要掌握好“火候”、“分寸”、“尺度”,只有这样,才能“恰到好处”,才能避免“物极必反”、“欲速则不达”的超限效应。

教育要讲究“布白”艺术。中国绘画讲究“疏可走马,密不透风”。“疏可走马”指的就是“布白”。有了“布白”,才能产生美感。我们在平时与学生的交谈中要点到为止,适当地留一点“布白”,让学生自己去思考、去反省,这样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打印正文